一块电池撑起万亿市值,宁德时代的狂奔与危险

  • A+
所属分类:亚洲篮球

来源/伯虎财经(ID:bohuFN)

文/唐伯虎

6月29日,宁德时代股价再创新高,盘中股价一度达到519.60元/股,总市值突破1.2万亿元。

这是什么概念?

A股市值第四高,仅次于贵州茅台、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与茅台和国企相比,这是A股中第一家跨进万亿俱乐部的科技股。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宁德时代这家企业,但一说宁德时代,车企无人不知。甚至红杉资本的沈南鹏还如此调侃宁德时代创始人曾毓群:

“产能紧张时,小鹏、理想和蔚来都坚持要电池,你怎么分配?是需要跟你喝酒,还是多去几次宁德办公室?”

这家掌握着新能源汽车命脉,提供动力电池,打败了LG、松下、比亚迪、三星等知名电池大厂,让造车三傻抢着合作的科技公司,究竟有什么增长秘诀?今天,伯虎财经和大家研究下。

一块电池卖到市值万亿

在今年1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特斯拉CEO马斯克表示,电池供应已经成为电动汽车普及的瓶颈。

甚至传闻称,小鹏汽车CEO何小鹏为了从宁德时代拿到电池,亲自赴宁德时代蹲守了一周。

要说做电池,中国最早的还是比亚迪,比亚迪主打的是安全性更高的磷酸铁锂电池。

早期的动力电池市场还是日韩的天下,而国内电池企业都挤在低端的磷酸铁锂市场混战,没有人敢投高端三元锂电池。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就判断:“比亚迪只有做车载磷酸铁锂电池,在世界、在中国才有出路。”

但曾毓群不以为然,不仅生产磷酸铁锂,还押注研发三元锂。

2018年的时候,每1%市场份额可以给宁德时代带来1.5亿净利润,给比亚迪带来2.1亿净利润,但到了2019年每1%净利润宁德时代增长1.64亿,比亚迪却下滑至1.7亿。

两家电池巨头就此拉开了距离,由于比亚迪“既当裁判又当选手”,并把更多的精力花在了新能源汽车上,这也给了宁德时代崛起的机会。

从此,宁德时代一飞冲天。在国内,拿下了宇通集团、上汽集团、北汽集团、吉利集团、福汽集团、湖南中车、东风集团和长安集团等客户,几乎拿下了整个汽车行业的订单。

凭借着这样的市场规模,最终实现了对松下的反超,成为了全球第一。

谁也想不到,一家原来做手机电池的公司,拆分出来做动力电池,远晚于国外电池巨头,却用了10年时间就做到了全球第一,让松下、LG受到威胁。

首先,大家要搞清楚,动力电池对车企来说意味着什么。

2014年,新能源汽车开始爆炸式增长。而作为新能源汽车的领头羊特斯拉,早期的电池供应都是由松下提供,松下也因此占据了绝大的市场份额。

整车企业属于机械制造行业,而电池企业属于电化学行业,虽然同属汽车产业链中,但隔行如隔山,造好车和造好电池完全是两码事。都知道动力电池是新能源车中最贵的部件,车企早就馋得不行。但由于动力电池领域的护城河较高,车企自建电池厂也都是浅尝辄止。

由于意识到国产电动车发展不顺源于动力电池环节的缺失,2016年,政策开始补贴高续航的动力电池,主要是三元锂电池。而宁德时代是当时唯一可扶持的目标。

一是政策支持,二是踩中赛道,三是与大企业绑定,四是舍得花大钱搞研发。就这样,凭借这四点宁德时代闷声发大财。

与其他企业不同的是,宁德时代一开始就与车企合作,通过绑定企业垄断了动力电池资源。

而让宁德时代走上正轨的是宝马的订单。在与红杉资本沈南鹏的对谈中,曾毓群曾经透露:“我们的运气是比较好的,一开始做动力电池就是跟宝马合作。”宁德时代吃透了宝马800多页的生产规范标准,此后去敲其他汽车厂大门时,无往不利。

为了搞研发,提高产能。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光是研发技术人员就达到了5592名。过去4年,宁德时代的研发投入总额从16.31亿元增长到了35.69亿元。

今年5月,创始人曾毓群身家达到345 亿美元,一举超过了常年占据香港首富席位的李嘉诚和李兆基,登顶香港首富。

与曾毓群一同登上10亿美元富豪榜的,还有宁德时代的六位高管和两位早期投资人,他们的总财富达到了720亿美元,超过蔚来汽车市值。

可以说,宁德时代是全球最大的造富机器之一。而这台造富机器背后,这家公司也屡次陷入舆论漩涡。

争议不断,宁德时代病了?

网上一搜宁德时代,看到的标签多是“中国制造业企业”、“电池大厂”、“万亿巨头”、“造富神话”。

这家万亿市值的科技公司,光环无数,就连招商国际、高瓴资本、联想控股、富士康等知名机构公司也投资入股了。

不可否认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上做出的努力,大大推动了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发展。

但这家巨头壮大的同时,问题也暴露无遗,伯虎财经试着以开放性探讨的方式来剖析解读。

一直以来,电池最重要的是安全,可回看特斯拉、小鹏、理想、蔚来都无一幸免,电池自燃等事故并不鲜见。电池生产巨头难辞其咎。

2020年,堪称是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灾年”。

2020年夏天,广汽新能源的埃安车型发生多起自燃事故,搭载的正是宁德时代的811三元锂电池。

证券分析师白起说道,他认为这款产品没有经过足够的验证,就开始上车了。

811三元锂电池的核心是镍。一位新造车势力投资人表示:“原来大家都以为,只要每年把镍的比例提高,电池能量密度就能年增长10%-15%,到2025年迎来一个爆发点。但镍非常不稳定,超充容易着火,现在电池厂已经退回更低的镍配比,再一点点做上来。”

据白起透露,这些爆炸事故比曝出来的多。他表示,“某些公司内部一个很普通的市场业务人员,就有100万元的免签字权,哪里有车烧了,少于这个数目都能把嘴封住。”

2021年1月,湖南邦普循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湖南邦普)老厂车间再次发生爆炸起火,造成1人死亡,6人伤情较重,14人轻微伤。

天眼查数据显示,湖南邦普为宁德时代投资公司。

三元锂电池所带来的安全事故不断增加,曾经政府大力补贴如今三元锂电池却成了宁德时代的一个短板。

在技术路线上,磷酸铁锂电池大有赶超三元锂电池之势。2020 年 3 月,比亚迪发布了磷酸铁锂电池的改良优化后的“刀片电池”,不仅安全性增强,能量密度也得到提升。而三元锂电池能量密度高的优势逐渐被削弱,安全性一直被诟病。

如何解决安全性问题?2021 年4月曾毓群公开表示,宁德时代在未来 3~4 年间将逐渐增加磷酸铁锂电池的产能占比,三元锂电池的产能会逐渐减少。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产能不足也让曾毓群发愁。

作为目前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生产企业,随着公司现有客户新能源汽车的产量不断扩大以及不断开拓新的客户,宁德时代目前的生产能力远不能满足未来市场的需求。

除了市场强劲的需求外,比亚迪凶猛的反超态势也让宁德时代感到了“产量不足”的危机感。过去几年一直高居榜首、在国内动力电池市场占据过半份额的宁德时代,在2021年1~5月却跌破50%的市场占有率大关,具体为49.1%。

而被视为对手的比亚迪,2021年前五个月在国内动力电池总装车量中占比却在上升,具体依次为13.0%、13.3%、12.5%、14.6%、17.3%。

为了提升产能,宁德时代在今年2月还加大投入,将在四川省宜宾、广东省肇庆、福建省宁德三地投建电池相关项目,总投资不超过290亿元。

安全问题频出、产能不足让人焦虑,宁德时代忧患重重。

如何突围?

美团CEO王兴曾在自己创立的饭否上回忆:

一个有幸早年投资了宁德时代的朋友,第一次走进创始人曾毓群的办公室就被震惊到,只见墙上写着五个大字“赌性更坚强”。

1999年,他选择“赌”事业方向,决定入局手机锂电池行业;2011年曾毓群再一次“赌”风口,将已布局多年的动力电池事业部从ATL中独立出来,随即成立宁德时代。

这种“赌性狂奔”,也让宁德时代走到了国际前沿,可随之而来的是团队的膨胀。

2020年3月,以某次专家来宁德时代调研被冷落为导火索,曾毓群发了全员信,批评公司内部的不良风气,强调要以礼待人、客户第一。

由于占据了供应链优势,宁德时代在和车企合作时也较为强硬。

通常车企会在一个部件上有2-3个供应商,而车企相对强势,都是先货后款。但宁德时代却反其道而行之。

“只有宁德时代是先款后货,它是国内唯一能要挟车企的供应商,车企早就不爽了。”一位知情人士说道。

整个团队呈现出的浮躁,也让有些企业心生不满, “宁德时代有点店大欺客”。

在产能紧张时,宁德时代供谁、不供谁,有自己的标准。这让车企有时陷入核心零部件断货的忧虑中。

宁德时代的傲慢,再加上电池成本占比过高,也使得这些车企决定自主研发动力电池或者入股其他动力电池公司。

2020年,大众入股国轩高科,戴姆勒入股孚能,长城汽车也孵化了蜂巢电池。动力电池烽火四起,宁德时代的老大位置并不稳固。

在2020年全球动力电池装机格局中,LG化学来势凶猛,当年装机量同比大增152%,市占率仅落后宁德时代3个百分点,上半年甚至一度反超宁德时代;松下则以约18%的份额位居第三。

与此同时,比亚迪发布刀片电池,并在发布会现场比亚迪播放了刀片电池和三元锂电池针刺试验的比较视频,直指三元锂电池安全性低、耐高温性能差等缺点。

试想如果各大车企都自给自足,市场上还有多少蛋糕能留给宁德时代?

为了打破局面,宁德时代也在抓紧电池的研发,研究方向包括金属锂电池、全固态电池、钠离子电池等下一代电池研发。

一位宁德时代人士透露,“宁德时代正在向上下游延伸布局,这其间会有很多出于战略和财务的投资。”

例如,宁德时代计划与蚂蚁金服组建新消费金融公司,注册资本为80亿元,这被视作补足能源消费环节中的金融需求。而除换电模式,宁德时代还布局了电动船、两轮电动车、储能等其他多元化的项目。

甚至还大搞投资,涉及储能、充电基础设施、换电、自动驾驶、出行公司、整车制造、汽车芯片等众多领域。

在伯虎财经看来,如今动力电池装机格局扑朔迷离。而宁德时代,能否守住老大位置依旧存疑。

一方面面临市场挑战,另一方面安全事故频现,而关于宁德时代的加班问题也屡被人诟病。

在天眼查上,一名用户评论道,“乱不是一点点,如果不需要生活和娱乐的来这里,那简直是天堂,除了睡觉吃饭上厕所喝水,其它都是工作状态。”

而宁德时代的前员工还在知乎上吐槽,“有句话很经典,如果你选了CATL,恭喜你,你放弃了所有的生活。”

甚至今年年初,宁德时代更是发布招聘信息,声称“不回家过年,月薪翻倍,税后1万3”。

在2017年致员工的一封公开信中,曾毓群就要求那些洋洋自得,躺在温室之上的员工,警惕政策壁垒放开后的残酷市场环境。

可高强度的工作以及不算高的薪水,也让不少技术人才劝退,高市值背后这家公司争议声如影随形。

面对时代的洪流,宁德时代能否成功守擂,需要打个问号。

参考消息:

1.AI财经社:泼天股价背后,宁德时代的资本赌局

2.大众侃车:宁德时代:王座之上悬满利刃

3.品玩:宁德时代,一家新万亿巨头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